荷包网 > 鲜网辣文 > 风是叶的涟漪 > 第762章 爱情是甜蜜的,同时又是苦涩和紧张的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ebaom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ebaom.com

    回到家里,涛涛努力隐藏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深怕母亲发现自己的端倪。

    可是,儿子毕竟是母亲生的,冬梅没有问他,便从他的表情和行为举止上,发现了涛涛失恋的征兆。

    当涛涛走进门后,他故意在脸上,挤出了一丝微笑,好不让母亲发现自己的异样。

    可是,虽然涛涛在微笑面对大家,但是他的表情,已经出卖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一句话,而是径直回到了卧室。

    冬梅本来打算问问涛涛,关于他和蕾蕾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是,冬梅最终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涛涛走进卧室后,就蒙着被子开始大哭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,自己的命运,怎么就这么悲惨,找一个对象,怎么就这么难?

    涛涛真想回到过去,媒约之言,父母之命,不用谈恋爱,或者不用见面,而直接结婚。

    涛涛感觉自己真的,很不适合谈恋爱,很不适合追女孩。

    虽然爱情是甜蜜的,但是在涛涛这里,爱情却是伴随着苦涩和紧张,以及痛苦的。

    房子外的冬梅,她把耳朵贴在涛涛卧室的门上,仔细的听着里面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当冬梅确定自己听到涛涛在抽泣之后,她告诉自己,儿子又失恋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儿子失恋的原因,但是她知道,要想让儿子尽快从失恋的阴影当中走出来,唯有让他开始一段新的恋情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一口气,她心说,看来,在城市里面给涛涛找个对象估计难了。

    既然城市里面的女孩,都不愿意涛涛,那干嘛咱们不退而求其次,干脆在老家农村,给涛涛找一个媳妇得了。

    虽然咱家的条件,在城市里面不算好,但是,要是放到老家农村的话,一定算是比较殷实的家庭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拿起了手机,她先给妹妹春梅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春梅和冬梅两姐妹关系非常的好,两人基本隔个三五天就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春梅知道涛涛在和渭南澄城的一个女孩谈对象。

    她关心的问冬梅,说:“姐,涛涛和渭南那个女孩,谈的怎么样了?“

    冬梅唉声叹气的说:“哎,别说了,谈崩了。“

    春梅想不通的说:“姐,你和我姐夫都是好人,而涛涛条件也好啊,不仅有房子,而且也有稳定的工作,他怎么就能谈崩呢?“

    冬梅也是无奈,她只能说:“哎,现在的女孩子,都喜欢那种坏坏的男孩子,像涛涛这种老实踏实的男孩子,根本不受欢迎啊。“

    听着姐姐的话,春梅也替涛涛发愁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怎么办啊?涛涛毕竟都二十六了,也该谈婚论嫁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在电话里面央求春梅,说:“春梅,你没看,你们村子里面,有没有年龄适合的女孩,给涛涛介绍一个算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姐姐要在村子里面给涛涛找媳妇,春梅更是没有办法的说:“姐,你是不知道,现在的农村啊,女孩可是稀缺资源啊,不是出去打工了,就是早早嫁人了,根本剩不下几个女孩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着急的说:“那怎么办?

    城市里面,剩女多,但是涛涛又找不下。

    农村女孩淳朴,涛涛估计能追上,可是农村女孩又少……“

    春梅听着冬梅发愁了,她告诉姐姐,说:“姐姐,你先别着急,我给你物色着,我们这边南山脚下的女孩,都想着往平川上嫁呢,如果有合适的了,我给你打电话说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南山脚下的女孩,冬梅感觉靠谱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们门子里面一个男孩,找的媳妇就是南山脚下的女孩,不仅漂亮,而且还挺能干,那你就替涛涛物色着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又打通了小英的电话。

    当冬梅打通小英电话后,小英还以为,冬梅又要给郭鹏介绍对象了。

    她激动的说:“冬梅啊,你之前刚给郭鹏介绍了毛女,现在又要给郭鹏介绍对象啊?

    这次啊,你就不要挑了,找一个,个子矮一点的,丑一点的女孩算了。

    不然,要是女孩漂亮了呢,人家还看不上郭鹏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知道郭鹏和毛女相亲不成,她说:“小英啊,我给你打电话,不是给郭鹏说对象的,我是让你给涛涛介绍对象的。“

    当小英听到涛涛没有对象的时候,小英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说:“嫂子,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呢,你们家在省城有两套房,我哥和涛涛都有稳定的工作,固井的收入,再加上你和我哥人品又好,涛涛怎么可能,在城里找不到对象呢?“

    听到小英的诧异,冬梅唏嘘不已的说:“虽然我和卫国,给涛涛把条件都创造出来了,但是儿子不争气,我们有什么办法。“

    提起涛涛,小英皱着眉头,说:“涛涛从小就长的乖啊,那皮肤白的,那脖子长的,怎么能在城里找不到对象呢,我就想不明白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着头,说:“涛涛这孩子,确实在城里找不到对象,如果他能在城里找到对象的话,我肯定也就不麻烦你了。“

    小英从冬梅的话语中听出来了,涛涛确实是找不到对象。

    他感慨的说:“哎,嫂子啊,你说咱们这个家族的人都怎么了,不论是男人,还是女人,都胆小,怕事,害羞,腼腆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男人家,有时候还没有女人家脸大呢?“

    冬梅觉得小英说的太对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咱爸在的时候,就是那样啊,虽然庄稼种的全村最好,但是性格懦弱,脾气软弱,即使别人欺负了,他也不啃声,也不喘气,就那么过去了。“

    提到了父亲,小英在感慨父亲是个好人的同时,也替父亲的命运而感到悲苦。

    卫国爸出生在饥荒年代,三岁的时候,就没有母亲,是他父亲和几个姐姐,用窝窝头把卫国爸给喂养长大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日子过的好了,卫国爸却又因为脑溢血而去世了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说:“小英,别的我也不说了,要是你们村子里面,有年龄合适的女孩了,你就给涛涛说说。“

    闻言,小英想了想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道:“冬梅,你还别说,我们村子的西头,刚好有一个闺女,比涛涛小两岁,在采油五厂,樊学作业区当护士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樊学作业区,冬梅惊讶的说:“那不是在定边吗?“

    小英说:“是啊,难道涛涛也在定边吗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。“

    小英说:“那刚好啊,我去把女孩的电话要来,你让涛涛好好的跟人家女孩谈。“

    说着,小英就去村西头,找女孩的父母要电话去了。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