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 > 鲜网辣文 > 林氏水浒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夫战,勇气也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ebaom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ebaom.com

    梁山军大阵,指挥台上,杜壆手中的号角终于吹响,凄厉慑人的女真号角声立即远远传出,在整个战场回荡。

    指挥台下,每名梁山骑军队正,被派去统帅战俘军的指挥使,也立刻毫不停顿的鼓起腮帮子,用尽全力将手中号角吹得震天动地响。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声瞬间笼罩了整个战场,所有的人都是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也在这时,就听东面梁山骑军大阵的背后,数里之外,几乎只差分毫的,就响起了号角应和之声,呜呜响动,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几乎整个天地间,都充斥着女真人这种凄厉慑人,让人心生恐惧的号角之声。

    而在这号角声中,更是瞬间又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同声大吼,却是一千多梁山骑军再也压制不住的放声呐喊。

    眼看林冲五人五骑在五千骑阵中纵横往来,已经杀了个四进四出,只杀得人为血人,马为血马,好几次看着就像要被辽军的人潮淹没也似,几乎就要没于阵中。

    人都是情绪动物,眼见此情此景,这些梁山军中林冲亲手提拔起来,一路跟着林冲南征北战的各级军官,怎能不心情激荡万分,怎能不热血,恨不能立刻冲上前去,与林冲并肩作战?

    可是军令如山,他们却只能忍耐,只能眼睁睁看着!

    现在终于等到了号令,每个人就只觉得一瞬间全身的气血都燃烧起来,战意已昂扬到了极点!

    梁山军阵左右两翼,史文恭所部,和苏定所部各四百“拐子马”轻骑这时早已列阵完毕,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听到号角响起,史文恭和苏定两人掌中长枪立即向着辽军两翼一指,带着麾下四排密集的骑兵阵列袭步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,是阿里奇和韩常各自领着一千战俘骑兵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虽然才投降林冲不到一两天,但北地之人就是崇拜英雄,愿意追随勇士,林冲只带四人冲阵,还在五千人的阵中纵横驰骋,所向披靡的英姿早已将这些人折服。

    又在周围梁山骑军强烈的情绪感染之下,这一刻这两千战俘兵,竟不自觉的都把自己代入进去,只觉得血脉贲张,热血,哪里还会想其他?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女真话,契丹话,汉话的喊杀声接连响起,所有的人都兴奋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勇士们!军主已亲自冲阵,挫动敌军锐气,为我们争取到了战机!现在该我们上了,所有都有!冲上去,撕碎他们!”

    史文恭一骑当先,放声大吼。为了让所有人都听得懂,他还特意用的是汉话,这个时候也不怕他们心生反意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四百梁山轻骑已经开始加速,越跑越快,直向着辽军两翼四千人的军阵直撞过去。

    四百梁山轻骑的身后,又是阿里奇和韩常所率领的一千战俘骑兵。

    他们这时已分出一半骑兵继续跟在四百梁山轻骑之后,另外一半又由两人亲自率领,再次向两翼张开。

    却是要以这五百人的单薄骑阵对辽军两翼进行包抄。正是女真人最常用的拐子马战术。

    拐子马都出动了,中间的铁浮屠自然要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辽军大阵的正前方,五千轻骑早已混乱不堪,自然用不着梁山军重骑兵冲阵。

    而是由庞万春、李成二人领着林冲麾下一百亲兵,抢在史文恭、苏定所部运动到指定位置之前(因为辽军大阵比梁山军宽太多,因此史文恭部跑的是斜线),率先冲入了敌阵,协助林冲等人压迫、驱赶辽军溃军,同时将林冲五人接应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百亲兵的两侧,由杜壆的副将卫鹤,还有呼延灼的副将韩滔、彭玘率领的五百背嵬重骑和梁山重骑也一齐小跑起来,然后急剧加速。

    九百重骑的身后,又是一千新降战俘骑兵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瞬,五千列阵以待的梁山军和战俘兵,除却杜壆身边少数传令亲兵,竟是孤注一掷,全线冲锋,一战定胜负!

    号声低沉,充斥整个战场,在每名辽军骑士的耳边鼓荡回旋,所有的辽军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每名辽军骑士这时都忍不住极目远眺,就见五千当面之敌已经全线冲锋,次第向自己这边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而在这五千“女真骑兵”背后更远的地方,瞬间响起了号角应和之声,然后便是冲天的烟尘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敌人的援军!

    看这烟尘滚滚的气势,人数莫不是有数万!

    所有辽军一下愣住了,他们的锐气本就被林冲五骑冲阵所挫动,士气低沉。

    这时眼见对面“女真军”全线冲锋,后面更似乎有无数军马,正在滚滚向此间飞驰而来,所有的人心中都是大骇,情不自禁的转动目光,仓皇四顾。

    那两支奉命排成紧密阵型,准备给林冲五人来一次南北夹击的千人队,这个时候也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,不住回望他们的领兵大将,还有六部奚王的大旗,等着上面的号令。

    辽军士气大挫之后,林冲的这种全线冲锋的压迫式打法,再加上远处应和的号角声和滚滚烟尘,顿时就将人数是他们近十倍的数万辽军所震慑住,士气再一次狂跌。

    辽军临时搭建的指挥台上,奚王霞末看着大约两千“女真军”带着三千战俘骑兵,一往无前,势不可挡的冲杀过来;又见远处烟尘滚滚,似乎有无数军马正源源不断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,站在临时搭建的木台上也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那女真二太子完颜斡离不或许真的来了也不一定!

    若非后面有女真贵人坐镇,这个甚么辽东汉人苏烈犯得着以身犯险,以五人冲阵,身陷重围,差一点就没于阵中?

    若非后面有女真大军埋伏,两千女真军和三千战俘兵如何敢如此孤注一掷,有恃无恐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到底是战,还是退?

    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中,萧霞末只是呆呆望着犹自在阵中以两人两骑驱赶一千多骑,依然枪出如龙,不断收割着一条又一条辽军性命的“辽东汉人苏烈”,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这仗莫名其妙打成这样,士气严重被挫,锐气尽失。不管是战是退,这仗都打输了啊。

    若是战,现今全军士气已失,兵无战心,加上女真还有数万援军,又如何打的赢?

    可若是退,背后却是一段狭长地道,如何退得了这么快?

    到时候被女真兵衔尾追杀,自己这边自相践踏,只怕死伤还会更惨重!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