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 > 鲜网辣文 > 鉴宝娘子 > 211带着娘一起玩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ebaom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ebaom.com

    苏暖也不禁笑了起来,这真是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

    王妃已经离席,众人都松散了起来,三三两两地说笑。

    周霓虹过来,坐下略说了两句话,就抱歉地:“我要先回去了。阿珠,你们再玩会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一拉她的手:“怎么?刚来就要走?好久未见你出来,这一来,又急着要走,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她拉着周霓虹不依。苏暖微微笑着。梁红玉与周霓虹应是从小相识,所以可以这样拉着她撒娇耍赖。

    她有些羡慕地瞧着。

    周霓虹向后望一望,又回头,歉意地:“我要送我母亲回去,今日,姐姐不在。真的要走了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对着苏暖笑一笑:“冬姐儿,下回来我府里玩。”

    后退两步,转身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苏暖愣愣地,除了梁红玉,周霓虹是第二个主动会对她笑,照顾她情绪的闺秀。

    梁红玉伸手挑了一颗葡萄,在手上揉捏着,说:“难为阿宝了。难怪我娘总说我不懂事,原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苏暖回头,看着她。

    梁红玉眯了眼睛,四下瞧了一瞧,方挪了半个屁股过来,靠在苏暖的肩窝处,轻轻地:“安庆公主脑子有......”

    她对着苏暖指指自己的脑袋,见苏暖不语,又补充:“人家出门是母亲照顾女儿,周家是女儿照顾母亲。阿宝很小的时候,就会照顾她娘。”

    见苏暖听得专注,她盘了腿,把手中的葡萄纳入嘴里,嚼了两下,咽了下去:“真的。我跟你说,我第一次见阿宝,大概是6岁吧。我们一起参加明王府的喜宴,就我们两个小孩,我当然高兴了,拉着她要她陪我玩。可是,她说,她要带着她娘一起玩。我说可以呀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一笑,又拈了一颗葡萄。

    “我们玩过家家。安庆公主一直坐在我们旁边,阿宝玩一会,就要跑过去同她娘说一会儿话。旁边有那么多的嬷嬷丫鬟,可是她就是不许我们离开她娘面前。稍微跑远一点都不行。说要陪着她娘。原来,这就是她说的带她娘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歪着头,笑一会,看着苏暖:“后来,我们这些表姐妹,都不同周两姊妹玩,小孩子玩,要带个娘,谁乐意?可是,长大后,我倒是觉得阿宝不错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苏暖心内震惊,有些许感动。

    周霓虹姊妹真是难得。想起怀王梁辉,苏暖忽然觉得有点理解梁旭了,他费尽心思搜罗那么多的小玩意,也是一种陪伴的方法吧?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到那边去,听说,今天还有杂耍呢。请的是卢家班,还有猴子骑车抛球呢。我以前瞧过,很是有意思,快点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风风火火地拽了苏暖往那边跑。

    果然,老远,听得有锣鼓的声音响起来,看来是要开场了。

    两人随着声音走过去,有三三两两的人已经过去。那里,空地上已经用布幔子围起两座帐篷。

    行走间,苏暖眼睛瞥见那边园门处,有一行人正往那门口而去,细细一瞧,是安乐公主她们。

    她放慢了脚步,周霓虹转身搀扶了安庆公主上了软轿,轿子抬起,须臾转过门口不见。

    梁红玉回身扯了苏暖一把:“快走呀。”

    苏暖应声,跟上了梁红玉的脚步,轻声说:“我瞧见阿宝了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“哦”了一声,头也不会:“自然,周驸马会在门口接公主的。我们大秦朝,最模范的夫君就是成恩公了。啧啧。我母妃每回说起,都要说个半日。”

    “快瞧,猴子,冬姐儿,你瞧,好可爱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指着一只倒吊在竹竿上玩耍,对着人们龇牙咧嘴做鬼脸的小猴子,兴奋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旁边有两个仆妇正紧紧地盯着两个手中抓着绳子,头上扎着大红绸布的杂耍女子,不许众人再靠近,唯恐伤了。

    苏暖笑笑,也跟了过去,旁边已经围了几个闺秀,好奇地看着,有人丢了方才的点心过去,见那猴子很是灵活地一把捞住,塞进嘴里像模像样地吃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抛得远了点,它腿一蹬,猛扑了过去,引起一阵惊叫,众人后退,猴子“吱吱”叫着,却被绳子又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立时有人跑出来,对那个拉着绳子的两个女子叽里咕噜一阵低声训斥,又对众人抱了抱拳,提了猴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扫兴,依依不舍地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里头场子里,热闹得很,里面已经设好了座位,前头有空位,可惜只有一个,梁红玉为难地又逡巡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暖瞧她那为难的样子,一把捺了她在位子上,说:“你就好好地在这里看吧,我呢到后头去,待会子,再过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指指后面的说道。

    梁红玉也就坐下,对苏暖说:“那我待会子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苏暖笑着往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一时,一阵急促的锣声响起,厚重的幕布徐徐拉开,一个一身红衣的小丑翻着跟斗出来,引起一阵喝彩声。

    苏暖选了一个靠近台柱子边的一处位置,瞧了一会,也觉得有趣,正瞧得起劲,忽然肩膀上被人一拍,她急回头。

    梁旭笑眯眯地立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她正欲说什么,梁旭摆摆手,回身,示意她跟过去。

    苏暖向两边一望,见众人都被那场子中央的热闹给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轻轻地离了位置,跟着梁旭向那边帐篷里转过去,到了拐角站住,不肯再往前走,只是看着他:“作什么?”

    梁旭见苏暖那戒备的眼神,哑然失笑,站住,笑着说:“怎么,咱们又儿不是第一次见,先前也不见你这么防备我,怎么现在站得这么远,倒扭捏起来了?”

    苏暖看着他,不说话,心道:“能一样么?前几次都是男装,别人见了,也不会说什么。现在我可是郑国公家表小姐。这要让人见了,还不得唾沫把我淹死?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还要回去看戏呢。”

    苏暖见梁旭久久不开腔,忍耐不住开口提醒。

    身后的帐篷里不时有伶人走动的声音。这是下一场的艺人要上场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送了母妃一幅护甲,我给你的那个翡翠墨床没有送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梁旭望着苏暖,轻轻地说,声音轻柔得诡异,苏暖下意识地一抖。

    梁旭歪着头,发上的紫金簪子闪闪发亮,一双眸子亮晶晶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苏暖移开了眼。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