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 > 穿越小说 > 寒门栋梁 > 第一三二章 奇怪的盗贼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ebaom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ebaom.com

    转眼已是十一月初,周致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着准备明年二月份的小考。

    曲任彬一直对周致的文章进行指导,因为小考临近,这一阵子,就是连周致的挂名老师陈光耀也对周致很是关心了,时不时的也要审阅点评周致的文章,对周致做出指点。

    还有范进吕行川车朗等人的文会,大家这一阵子聚在一起探讨最多的是如何写好文章。周致的进步有目共睹,大家几乎都有一个共识,明年的县试依周致的水平,取得好名次甚至考个案首出来都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周致虽说也感觉自己的进步很大很快,但读书作文还是一点儿也不敢放松。曲任彬本来要求他每日作一篇八股,周致现在自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,每两天完成三篇八股,而且每一篇八股绝对要做到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齐彦武每日看到周致读书十分刻苦,对周致就越发敬畏。他虽平时说话不多,但心里却是非常明白,他暗自庆幸当初选择在周家为奴是何等正确。

    周致日后若是发达了,他作为周家的奴仆,甚至是周致的书童,自然水涨船高。本来想这辈子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寻到个人家吃饱了饭就满足了,可眼下他却非常盼望周致能考出个功名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心理,他每日做活就更加卖力,在周致跟前就更加恭谨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样一段时间的观察,周致越发觉得齐彦武心地善良,是个老实本分之人,也就对齐彦武更加喜欢。

    周致有时候甚至想,庆幸自己当初没强烈坚持将齐彦武赶走,周家现在有了齐彦武的帮助,日子更加好过不说,自己还多了一个很懂事,很知进退的书童。这是怎么样的一件幸事呀!

    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那是书呆子的做法,周致不是书呆子,对外面的事情自然也要时不时的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白岳村似乎不太平了,这个平静了多年的荒僻村庄以前本来可以用夜不闭户来形容的,可近来却是不断的传出有人家被盗贼抢掠的消息。

    只是十几天下来,白岳村几乎家家户户都被盗贼光顾了。就是连岳家和陈家那样的大户,虽说家里豢养着不少的家奴和打手,也是防不胜防,被偷走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像是他们这样的富户还好说,即使被偷了些东西,但毕竟家底太厚,受不到太大的影响。可那些穷苦百姓之家,本来家里没有多少存粮,被盗贼们偷走了不少吃食,日子就过的更加艰难,平时都无法吃饱,这下更是挨饿受冻,处在了濒死状态。

    白岳村一下子人心惶惶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天色阴沉,黑如漆墨,北风狂啸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百姓们早已将门户关的紧紧的,战战兢兢的不敢入眠,唯恐盗贼趁着这样的时机再次光顾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周家这些日子倒是非常太平,家家遭贼,而独有周家却平安的很。不知道贼人忘记了周家,还是什么原因。这一夜周致闭着眼睛将今日读的时文之类的在脑子过了一遍,此时没有丝毫睡意,索性穿衣下炕,走出屋去。

    制作粉条粉丝之类的作坊是在后院用土坯垒砌起来的一个简易房屋,面积倒是不小,有差不多四五十平米的样子。齐彦武就住在作坊里,天冷的厉害,周致担心齐彦武,就朝作坊里走去。

    周家因为住的还是原来的土坯老房子,齐彦武就被安排在和周致周少成兄弟在一条炕上睡觉。可齐彦武牢牢守着为人奴仆的本分,坚决不同意和他们弟兄二人同睡,却是要求睡在作坊里,这样还能起到看守作坊的作用。

    齐彦武毕竟还是个少年,虽说会武艺,身体素质不差,但周致一直以来感觉他睡在冰冷的作坊里还是苦了他。

    作坊的门紧紧闭着,周致轻轻敲门,齐彦武在里面传出一个急促的声音,“谁?”

    这小家伙睡觉倒是警醒,会武艺的人就是不一样,周致暗暗腹诽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周致说道。

    听出是主人的声音,齐彦武匆忙钻出被窝,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作坊内冷风扑面,似乎比外面还冷,周致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齐彦武的个头要比周致矮一些,身材也比周致瘦一些,此时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,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的看着周致,问道,“哥哥有事吗?”

    齐彦武起先本是称呼周致为少爷的,可周致坚决不允,冷着脸狠狠训斥了他一顿,他后来才改口称呼周致为哥哥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过来看看,如此冷的天气,你可一定要盖好被子,不行就回屋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冷!”

    “还说不冷,快快钻被窝躺下去!”周致朝冻得不停打哆嗦的齐彦武关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齐彦武先是掌了灯,才钻入了被窝。

    看周致显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,齐彦武刚刚缩进被窝,就立刻要穿衣。

    “小武,不要穿衣,我坐坐就走!”周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便目不转睛的瞧着齐彦武,看的齐彦武不禁有些莫名其妙。印象中周致好像还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,齐彦武脸色不禁有些发窘。

    有多少次齐彦武都在暗自庆幸他寻到了一个好人家,这一家人中的每一个人心肠都是很好,除了眼前的周致哥哥心计多了些,想事情想的多一些,但他对自己也是非常良善的。

    齐彦武最为敬服的也是周致,便惶恐的问道,“哥哥,小人知道您有事情,有事情您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周致面色平和,说道,“其实也没什么事情。小武可曾听说我们白岳村这些日子不太平,每家都遭了盗贼之事?”

    “小武知道!”齐彦武立刻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武可知这些盗贼的来历?”周致仍然面色平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齐彦武闻听,道,“哥哥,小人不知这些盗贼的来历,哼!真若是有一天让小人发现了他们,小人一定……一定轻绕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十分气愤的说到这里,突然愣住,而后像是恍惚明白了什么,吓得浑身一哆嗦,一骨碌就坐起来,朝周致道,“哥哥莫不是怀疑小人和那些贼盗有关系?”

    周致立刻摇头道,“没有,小武如何会这样想?你既入了我周家,便是我周家之人,小武切莫多想。我只是寻思有些奇怪,这些盗贼为何偷了白岳村的很多人家,却是从来没到过我们周家!”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