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 > 穿越小说 > 唐残 > 第九十二章 清乡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ebaom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ebaom.com

    这次出兵六千,除了三千五百员战兵外,余下的驻队也是各有分配。

    其中周淮安这一路分到了驻队六百人,而与原本的后分营一起,差不多凑成一千二百之数的武装;再加上从五个辎重大队里,专门挑选出来的精壮人手,就算是号称两千大兵也完全不是问题的。

    因为有之前在长乐县攻打换个抄掠过土团据点的经验,所以全力行动起来之后,倒还要比其他的分营更快上一些;他们像是一股清流一般迅速奔流着的,涌过一处又一处潮汕平原上的村庄、乡里和集镇;

    只有在遇到阻碍和抵抗的时候,才会像是投入激流当中式石块一般的,激溅起或长或短的血色水花和音符来。

    数天之后,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当中。

    “来了,莫要怕,”

    站在参差不齐的队列边缘上,腿脚微微有些发软和沉重的前铁匠王大力举着一面木牌,看着对面多数拿着的敲平锄头和铁叉的人群,一边努力给自己身边瑟瑟发抖的徒弟鼓劲儿。

    “把杆子架我肩上,看准了就戳。。”

    “多戳上几次,他们就近不得身,就要退逃了。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个长乐县靠手艺吃饭的乡下铁匠,因为从小就生有一把子气力,而早早的被爹娘给卖给了铁匠师傅,而做了一个包身的学徒;端屎端尿的好容易熬到师傅老死,才继承了这点微薄的家当;平时除了喜欢沾小便宜的毛病,倒也没有什么大恶;倒是籍着收徒的名头,接济和容留了好几个接头的流浪儿。

    因此他虽然有一身让自己足食无虞的手艺,但是至今都未能够娶亲,日子也过得是紧巴巴的;因为他一直舍不得把这些捡回来的徒弟,像是其他迫于世道艰难的师傅一般,给找个错失和由头再赶出去,来减少吃白饭的人头。用他的话说,“若没有师傅留下咋,早就和家里一般逃荒去了”

    但是,到头来也因为这个爱占便宜的毛病给同行坑了一把,直接误了乡里打造兵器的工期,惹恼了当地正在募集土团的张大户,被当作杀鸡儆猴的对象,给打的死去活来的差点儿没丢了性命;就算是勉强挺了过来之后,也无法在乡里再靠手艺吃饭。因此在徒弟的搀扶下连夜跑出来,又误打误撞的投了义军,成为打回乡里去的向导和带路人。

    用亲手打造的刑具给张大户和他的帮凶们,都扬眉吐气的过了一遍,又好好受用了对方那个浑身是肉的婆娘之后,他也只能暂且死心塌地的成为,这支号称要为穷苦人们死里求活的义军一员了;

    本来,他就算已经干不了需要精细的活计,但是以前的经验和来历,在被称为匠人队的第一大队力混个饱肚还是不成问题的;然而他却主动要求成为了新募驻队里的一员。用他对徒弟的话说便是“咋丢不起那人,就算手艺暂且没了,还可以靠气力吃饭的”云云。

    “杀。。”

    “稳住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一愣神的片刻回想之间,伸过他们这些牌手的竹头铁尖,已经纷纷的戳在了那些挥舞这斧头、柴刀和铁镰的身影上,霎那间就穿破了单薄的麻衣褐衫,而在人身皮肉下推搡搅动着,迸溅出一股股一团团鲜艳的血水来;

    那些挤作一处的敌手,也像是被撸到的禾苗一般,顿在此起彼伏的惨号声中,翻倒了老大一茬。然后,来自对面从后方高举起来,更长一些的敲平草叉和磨光的锄尖,也带着沉重去势狠狠的戳打凿击在了,他所挺持的牌面上,而声音沉闷的迸溅出点点的窝坑和白生生的碎屑来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。太不给劲了”

    王大力不由在心中如此的做想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够撑得住好阵子呢。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听得身后徒弟一阵撕着嗓子的叫喊声,一柄斜斜脱手飞投过来的斧子,几乎式搽着他的脸面削过,而落在后头的人群里激起一声的痛呼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刻的分神,却让徒弟架在他身上杆子脱手前滑了出去,顿是在他面前造成了一个暂时的破绽和空挡儿;顿时就有名生的比别人高壮一些的土贼,挥着柄厚背砍刀跃身当面劈来;

    “师傅小心。。”

    霎那间亦是躲闪不及王大力身后的徒弟,已经是手软脚软的哭喊出声来。而生死一刻间的王大力心念着“这就躲不过了么,咋可刚尝过女人的滋味哩”,却是突然发了狠一般的全身使力向前顶了出去;

    霎那间错过耳边的刀锋就砍了个空,而径直向下斩落在了他的后背上一凉一痛;而王大力手中的牌面,也顿然就迎撞在了对方身上;只听得一声沉重的闷响,持刀手腕臂膀就已经松落开来,被顶起来仰甩回去;

    而对方的下巴也在牌边给撞开个豁子来,红的白的随着痛彻入骨的呜呼声,而一齐仰面喷溅出来,而打在王大力近在咫尺的面上,顿时倒地了了帐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王大力抹了抹已经被血水变成半边红色的视野,强忍着全身的虚脱和无力,转身半呵斥半安慰起自己的徒弟来。

    “哭。。哭。。哭个甚。。”

    “咋就还没死,也被你给哭死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要手稳些,下回老子还能指望你不。。”

    而当又是周淮安眼中一场菜鸡互啄式的战斗之后,这些乡兵和民壮就丢下了上百具的尸体和伤员,还有来不及逃走的数十名俘虏外,其他的都逃过一条浅浅的小河,就此在对岸的原野和树丛当中一哄而散了;

    而义军本身的损伤却是微乎其微的,除了一开始被各种梭镖、投矛、猎弓所伤的二十几人之外,就再没有其他更多的损失了。

    而这二十几个伤员,因为是站在前排有麻(竹)甲和纸甲的复合防护,也大多数是包扎调养后就可言归队的轻伤,只有三个被贯穿了大腿和骨折的缘故,而需要长时间的修养和治疗。

    在这河流遍布视野开阔而相对平坦的地形上,虽然打起来没有什么遮拦,也不利于防守;但对于排兵布阵完成后弓箭和弩机齐射的加成,也是相当明显;基本上几次与乡村聚集起来的民壮对战时,都是这么轻易取得上风而打赢下来的。

    而布置在驻队外围的那些弩机,则成了某种意义上对付偷袭和骚扰的利器了;虽然这种射程和穿透力都有限,而很难对拥有防护和掩体的目标造成致命杀伤;但是用在这种相对开阔的环境当中,对于乡下这些只有布衣或是打赤膊的无甲目标,可迅速上弦的弩机就具有相当程度的优势了;

    基本上从藏身处杀出来之后,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冲到近前,就已经被箭如雨下的射倒、掀翻,而争相溃逃而走;因此,周淮安麾下这些人也形成了一种简单的野战战术。

    也就是分营的战兵以刀牌分列在前,而长矛分居左右侧翼,用来吸引和牵制住遭遇的敌人;然后剩下的弓弩手和同样装备的驻队一起,只管往对方人多的地方一遍遍的集火、攒射就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骑乘步卒构成的直属队,则是负责压阵和充当机动预备队的角色,而原本行军中留在周淮安身边的护卫和督阵的职责,则是当场交给了再次扩充过后的学徒队。

    等到对战的敌势出现不支之后,就连辅助辎重队里青壮,也会被下令拿起武器而跟着直属队,打一波通常意义上的顺风战,来练练手见见血什么的培养胆量和信心。

    而在战后临时召开的总结小会

    “又要我说几遍么”

    周淮安依旧有些不甚满意的喝声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学会结硬阵、打呆战,”

    “却不是指望你们就只会硬碰硬的蛮干过去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狭路相逢勇者胜。。那多是突然遭遇敌人突袭和埋伏的时候啊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是叫你们在四通八达的平地上,只要看见人就不管不顾的一波莽过去啊。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人家布下陷坑和埋伏,你也要一股脑儿踩过去么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再次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解释和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学会结硬阵是昂我们先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。。”

    “打呆战式则是为了迅速磨合你们的协同,不至于出太大的篓子和错失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咋们的错失和破绽,给压减道最少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敌的上风和胜势,就自然而然的积累起来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是让你一股脑带头的突过去,而把大队人马的指挥给丢在身后啊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驻队本身还有几分能耐,与之周旋一二,岂不是要平添无谓的折损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再遇敌势的时候,切不要心那么大,那么急切了”

    “能够先把麾下的人手,给支使和运转自如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日后有机缘的话,才有可能获得更好的前程和位置啊。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就想这辈子,只做个带头冲在前的小头目就好了么。。“

    然后,他又挥手制止了部下当中的辩解和嘟囔。

    “不要和我说什么完全不计个人得失什么的。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想要找官狗报仇,或是为百姓多做点事情,之类的缘由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够达到更高的位置,拥有更多可用的人手。。”

    “发挥出来的效用和结果,岂不是更大更多的么。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想要清平这个污混世道,也需要机会来更好得出力不是?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我齐头并进的人手了,希望眼界和格局都能再高看一些啊。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莫要仅为了眼前这一点局面和好处,就苟且的安不思将来和进取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管头(营主)说的正是。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包括老关在内的左右十数人,不管是心情和感想反应如何,都不由的齐声应和道。

    感谢:东皇太一帝君、钻进书里的胖子、风衣4000、的捉虫啊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