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 > 都市小说 > 山野小村官 > 第244章 添油加醋散布绯闻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ebaom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ebaom.com

    所以得从他的后宫动手,想办法先扰乱他们的阵营,让他们在后宫勾心斗角,内部起火,再让他们自乱阵脚,自毁前程。

    对,就这么干!谢洪飞想到这里,身上又来了劲。他鼓励小山狗说:“不要泄气,这次,你已经成功了一半。要是这些照片不被他们删除,发到网上,就是发给郭凤平他们,也会让他们后院起火。”

    小山狗后悔地点头同意他的说法。谢洪飞又说:“现在,我们要改变策略,先从姓雷的左臂右膀动手,孤立他,再慢慢弄死他。他现在狠就狠在有几个女人帮助他,没有这几个女人,他就会寸步难行。到那时在,我们再设法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搞女人,小山狗又来了劲,但他嘴上则说:“谢村长,你是我的恩人,没有你就没有我小山狗的今天,也没有我的肉摊,所以你让我怎么干,我就怎么干。”

    谢洪飞具体教唆说:“你先把雷小波和郁老师的事,设法告诉郭凤平,让她吃醋,生恨,继而与雷小波不和。可惜现在没有了照片,否则,这一招绝对行。”

    小山狗说:“嗯,这个不难,我让我媳妇放风出去就行。”谢洪飞眼睛又贼亮起来,盯着不山狗说:“孙小英这个女人,哼,前天我去代领扶贫款,她的势利样子,差点没让我气死。哼,不能再让她这么得意下去。呃,他有个宝贝女儿,虽然只有十一二岁,却很早熟,看上去像个大女孩。她在红桃小学上四年级,你可以在她身上做做文章。她爸一直在外打工,如果绑了她,她妈孙小英就会彻底崩溃。至于将她绑到哪里,你怎么对待她,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山狗的小眼睛锐亮起来。“嗯,好,我想想,索性一不做,二不休,搞他一笔钱。村里不是有了些钱吗?把这些都钱弄出来,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人财俱得,这个主意好。”谢洪飞恶毒地鼓励着他,“韦芳芳嘛,就由我来想办法。她要是真的过河拆桥,看我怎么收拾她!”他眼睛里露出两道邪恶的绿光。

    小山狗想着谢洪飞说的“她很早熟”这句话,色心再动,喉头唾沫直咽。谢洪飞再次挑唆说:“至于那个郁老师,或者雷小波的其它女人,我们都可以在她们身上下手,这样就可以摧毁雷小波的意志,让他自己赶跑,或者干脆把他灭掉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这样说着话呢,小山狗刘飞的媳妇走过来,说:“你们在这里嘀嘀咕咕的,说什么呢?”小山狗看了谢洪飞一眼,灵机一动,说:“哦,我们正在说雷村长与小学里那个美女老师的情事。”

    谢洪飞点点头,说:“对,雷小波与小学里的郁老师又勾搭上了。”

    小山狗媳妇惊讶地说:“是吗?这是真的假的?前一阵,说他与郭书记有关系,传得飞飞扬扬的。后来她老公回来一次,不是被雷小波搞定了吗?到底有没有关系?天晓得。”

    谢洪飞看了小山狗一眼,帮他说:“这次是真的,就今天上午,有人亲眼看到他们在山里亲热,偷情,样子极为下流。”谢洪飞添油加醋地说。

    小山狗媳妇疑惑地问:“今天上午?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”问得两个男人都一愣。脑子简单的小山狗,吓得与谢洪飞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谢洪飞头脑灵活,鬼点子也多,他想都没想就说:“有人刚刚把他们偷情的照片,发在我微信上。太下流,太难看了,我就把它们删了。嘿嘿,所以我找刘飞说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都删除了?”小山狗媳妇长相很难看,小脸小眼,满脸的雀斑,与尖嘴猴腮的小山狗是般配的。她急切地说:“还有吗?谢村长,我让我看一眼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谢洪飞狠狠地挖了小山狗一眼,意思是说:你不被他们删掉,多好啊。发到别人的微信上,村里马上就会传得满城风雨。现在,他只能说:“不骗你,真的都删了。你看到过三级片吗?镜头跟它们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山狗媳妇的脸上充满那种想像,说:“让我看一下,再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雷小波与莫德刚带着十多个民工,开了两辆车子,往后山驶去。民工们手里都拿着工具,有拿铁锹的,有拿木棍的,有拿钢筋的,有拿扁担的,像去打群架一样,个个精神振奋,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两辆车子开到竹林外面的那条山路边,远远地停好,就下车朝竹林走去。

    雷小波在前面带路,他的脚还是走不快,莫德刚不让他走到竹林里去,怕蛇游出来攻击他,他跑不快。而且民间传说,蛇是记人,记仇的。

    莫德刚带着十多个民工,手持工具小心翼翼地走进竹林,拉网式找了一遍。没有找到那条大蛇,只找到三条小蛇,打死后拎出来。

    雷小波说:“难道昨天,我们坐在地上,被它发现了,或者嗅到什么味道,它才出来的?”

    这么多人参与打蛇行动,惊动了附近几家山民。有人跑出来观看,当他们知道他们是来寻找那条大蛇时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一个中年山民迷信地说:“蛇精,是不能打的。你打了它,它会来报复的。”

    雷小波说:“要打就打死它,它成了害人精,不打死它,不要伤害更多的人吗?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山民说:“你们有本事打死它,当然最好。这片竹林是我们家的,好多年了,我们都不敢来砍竹头,挖竹笋。这些年,有四五个人受到它的攻击。我们去乡出所报案,一直没人来帮我们打掉它。”

    竹林主人的老婆说:“前年吧?我们也组织了十多个人来打它。结果呢?蛇没被打死,两个人倒受到了它的攻击。都受了伤,其中一个人还落下了残疾呢。”

    莫德刚听后,害怕了,对雷小波说:“那就算了,不要打了,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雷小波说:“我就不相信,人打不过蛇。你们手里都有东西,而蛇是赤手空拳的,你们怕什么呀?昨天,我一个人跟它对峙,被它追到竹梢上,也不是没事,活着出来了吗?你们怎么那么胆小?真是没用!”

    几个本地的山民,听雷小波这样说,都惊骇地打量着着他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竹林的主人上前问雷小波:“这是真的假的?”雷小波点点头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竹林主人有些激动地说:“你真的能打死这条大蛇,我愿意出一千元钱作为奖励。蛇归你们,你们弄回去烧了吃。这些年,因为竹林里有这条蛇,我损失了多少钱啊?每年起码十万元哪。”

    莫德刚一听,讨价还价说:“这样的话,一千元也太少了吧?”竹林主人说:“那你说,要多少钱?”莫德刚说:“五千元。”

    竹林主人想了想,爽快地说:“五千就五千。但我要把话说在前头,你们打它,受到它的攻击,不管是伤是亡,我都不负责任。以前,我在这里的路边,竖过一块牌子:林中有巨蛇,千万勿进入。擅入遭攻击,死伤不负责。不知时候,这块牌子被人拔掉了。”

    莫德刚听后,犹豫了一下,才对雷小波说:“雷村长,你做个见证人,或者帮我们做个协议,口出无凭不行!”

    雷小波说:“你们把刚才说的条件,再说一遍,我用手机录下来就行了。”说着对竹林主人说,“如果你不兑现承诺,这片竹林中,今年可以砍的十公分直径以上的竹子,全部归打蛇人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竹林主人同意。雷小波打开手机录音,让他先说,然后再让莫德刚说,两人都录好音。雷小波说:“下面,就开始行动。你们先派两个人,坐到竹林里去,把这条大蛇引出来,引蛇出洞!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十多个民工个个都吓得脸如土色。被肯把自己鲜活的身体送给巨蛇吞吃啊?莫德刚见民工都这样害怕,就扯高嗓门说:“你们谁去坐到竹林里,引蛇出洞,谁就独得两千五百元钱奖金。”

    重赏之下,也没勇夫。现场一片安静,谁也不敢应声。雷小波想了想,下着决心说:“我去吧,只要我把巨蛇引出来,这两千五百元钱就归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雷村长,你是村长,你怎么能去呢?”莫德刚拉住雷小波的胳膊,坚决不让他去,“你昨天被大蛇追得上了竹竿,侥幸逃了出来。今天再去,它认识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竹林主人听他真是村长,就打量着他,声音打着弯说:“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前岙村新村长?”雷小波点点头:“是的,怎么啦?”

    竹林主人瞪大眼睛看着他,说:“不对呀,我们这里到处都在传说你的事迹,你怎么年轻,这么斯文,不像个高大威武的英雄啊。”

    说得雷小波哈哈大笑起来,他笑完说:“英雄就非得有三头六臂吗?不见得吧?喏,现在,我们都知道这条巨蛇会吃人,谁有胆子去引蛇出洞,再把它打死,就是一个英雄,你说是吗?喂,这里有人吗?”

    chapter;